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肖年红博客:心安乐处,便是身安乐处。

心随物事而转,则人生不胜其苦;眼为K线所动,则股市不堪其忧。焚香弹筝,禅悟人生。

 
 
 

日志

 
 
关于我

本博客拒绝任何形式的广告,违反者一律删贴。 敬请广告者自重,远离。 新浪博客:http://blog.sina.com.cn/xiaonh 电子邮箱:cjrb-hf@163.com

网易考拉推荐

从资金流量表看美国金融结构的变化  

2009-07-18 09:59:43|  分类: 国内经济数据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从资金流量表看美国金融结构的变化

  2009-07-18 04:37   唐欣语   21世纪经济报道

 

  美国在2007-2008年经历了大萧条以来最为严重的金融危机,并引发了经济衰退。通过分析美联储公布的资金流量表(Flow of Funds Accounts,以下简称FOFA),我们可以发现家庭、企业、政府以及国外部门的资金流动模式都发生了显著变化,进而引起金融结构的变化。

  FOFA统计了国民经济各个部门的资金来源与运用情况,是国民收入与生产账户(NIPAs)的重要补充。各部门的资金来源于内源渠道(即储蓄S)和外源渠道(即通过金融渠道融资,在FOFA上列为净增金融负债,Net Increase in Liabilites,以下简称NIL),资金运用于投资实物资产和投资金融资产(在FOFA上列为净增金融资产Net Acquisition of Financial Assets,以下简称为NAFA)。由于资金来源=资金运用,可得资金流量表的基本等式S+NIL=I+NAFA。也可以这么理解,各部门的S-I缺口需由金融中介用各种金融工具提供融资来弥补,即S-I=NAFA-NIL=NFI。所以,资金流量表对我们深刻理解资金流动和融资格局提供了有用信息。

  非金融部门的资金流动状况

  首先,债务。本次危机后政府取代家庭成为最主要的债务负担者。1990年以来最显著的债务增长来自家庭部门,但2007年金融危机后得到改变,家庭部门、企业部门的融资大幅萎缩,取而代之的是联邦政府债务的迅猛增长。

  其次,净金融投资(NFI)。根据NFI等于S-I缺口,NFI如果为正,说明该部门储蓄相对于投资是富余的,是资金融出部门;NFI如果为负,说明该部门储蓄相对于投资是不足的,需要从外部融入资金,是资金融入部门。

  按照家庭部门的NFI头寸,可将1952-2008年划分为三个阶段:1952 -1982年为第一阶段,这一阶段家庭部门的NFI为正,企业和联邦政府的NFI为负,国外部门基本能平衡,说明是家庭部门为企业和政府融资;1982-1998年为第二阶段,这一阶段家庭部门的NFI虽仍为正,但呈下降趋势,说明融出的资金在减少,企业和政府部门的NFI的负数值在减少,说明企业和政府部门的融资需求在减少,但国外部门的NFI持续保持正值,说明国外部门在充当为美国的企业和政府部门的赤字融资的角色;第三阶段为1998-2007年,这一阶段美国的家庭部门NFI转为负值,成为资金的融入者,政府部门的NFI的负数值进一步扩大,说明由于其财政赤字扩大导致的资金需求进一步扩大,企业部门NFI在较多年份保持为正(但数额并不大),而国外部门的净金融投资维持在较高位,说明真正为家庭部门和政府部门巨额赤字融资的是国外部门。由国外部门为国内部门融资,显然是一种“信任投票”,能否持续也要看“信任”能否持续。目前的资金流动格局是:家庭、企业和国外部门三部门一起共同为政府部门融资。显然,风险集中到了政府部门,很自然地让人们担忧美国政府资金环流的可持续性。

  再次,家庭部门所持金融资产和金融负债结构。

  个人储蓄显著提高。个人储蓄等于个人可支配收入减去个人支出。美国的家庭部门的储蓄自本世纪初以来维持在比较低的值内,在个别年份甚至出现负值,这是由美国家庭部门高消费模式所导致的。2007年金融危机以来,个人储蓄迅速增加,从2007年6月的311亿美元增加到2009年3月的4755亿美元,增长了14倍多,这主要是由于个人支出大幅减少所致。

  净增金融资产(NAFA):资产严重缩水,“现金为王”。与2001年衰退相比:“支票与现钞”在本次危机中波动更大,说明套现的冲动更强,也必然是由更恐慌的心理造成的;家庭部门越来越多地由直接持有股票转为通过共同基金和养老金来间接持有股票,“股票”资产的资金净流出在市场好时值更高,因为人们倾向于套现,在行情低迷时净流出则减小;另一个在本次危机中变动异常的是“共同基金和养老金”,这也相当于家庭部门间接持有股票,本次金融危机后该项目首次出现负数,说明共同基金和养老金市场损失相当严重。

  净增金融负债(NIL):住房按揭贷款大大萎缩。在次贷危机后,住房按揭贷款的发放大大萎缩,证券信贷(Security Credit)也异常波动,说明与证券业务相关的信贷在大幅减少。

  第四,非金融企业部门所持金融资产和金融负债的结构。

  融资缺口为负:企业投资需求低迷。2001年以来融资缺口长期保持在负值的状况,说明企业部门对资金的需求并不那么旺盛,并没有太多融资需求,内部资金就能满足。对比2001年经济衰退与本轮经济衰退,可以看到资本支出下降的幅度更为深重,可能预示着经济衰退的程度将更严重、时间将持续得更长。

  净增金融负债(NIL):更多依靠债券融资。企业部门外源融资方式上长期的趋势是越来越少地依靠股权融资,而越来越多地依靠债券融资。股权融资出现资金净流出的重要原因是上市公司的股权回购和公司之间的并购活动。比较2001年衰退和2007年衰退,可以发现一个共同的模式,即衰退期间股权融资的下降程度会减轻,而债券融资的增幅会更大。

  第五,联邦政府部门:融资缺口显著提升,债务负担增长惊人。

  政府部门的融资缺口等于政府财政收入减去财政支出。比较一下本次金融危机发生前后的政府融资缺口,2007年6月为2114亿美元,2009年3月达到8304亿美元,增长了约3倍。政府部门融资缺口主要靠发行债券弥补,一般情况下,债券发行的规模围绕融资缺口上下波动,但不会偏离太多,但次贷危机爆发以来,国债发行远远超出实际融资缺口,这也说明本次美国政府的经济刺激计划是史无前例的。

  第六,国外部门所持金融资产和金融负债的结构。

  自1982年起,国外部门开始逐渐充当起为美国国内部门的赤字融资的角色,且发挥的作用越来越大。

  净增金融资产(NAFA):国债越来越成为主要持有品种。国外部门在2002年以前主要购买美国的机构债、公司债券、股票和进行FDI,国债是没有吸引力(也是因为那时候是财政盈余,没有发国债)。2002年之后,国债成为国外部门主要持有的金融产品。本次金融危机后,国外部门大量增加了国债的持有,而减持了机构债、公司债券、股票等。

  净增金融负债(NIL):危机期间美国在撤回国外资金“救火”。国外部门的NIL主要由非居民在美国的借款和居民的外国投资组成。比较2001年和2007年衰退,可以看到衰退期国外部门的负债流量都减少了。美国居民在取出在国外的存款,卖出债券、股票,以获取资金应对国内的资金需要。但美国对外FDI变化不大,说明受美国国内经济影响较小。

  金融部门的资金流动状况

  可将FOFA中统计的金融机构划分为三类:第一类是存款类机构,第二类是保险和养老金机构,第三类是其他金融机构。

  首先,三类金融机构在金融体系中的地位:非银行金融机构居主要地位。美国的非银行金融机构非常发达,在总金融资产中占比为3/4左右。美国金融结构的变迁发生在20世纪70年代末,其他金融机构发展迅猛,其金融资产在所有金融机构资产总额的占比不断提高,而存款类机构的金融资产占比则不断下降。1992年前者开始超过后者。本次金融危机后,情况开始出现变化。存款类机构的金融资产占比有了显著提高,保险和养老金机构的金融资产占比则显著下降。因此本次金融危机将使美国的金融结构发生深刻变化,其走势和影响值得予以关注。

  其次,金融机构持有的金融资产与金融负债结构。总体来看,本次金融危机后存款类机构的金融资产占比有明显的提升,从2007年6月的21.8%提高到2008年12月的27.9%;其他金融机构的金融资产占比变化不大;但是保险和养老金机构的金融资产占比却明显下降了,从2007年6月的28.5%下降到2008年12月的22.9%。这是因为保险和养老金机构的金融资产比较大的比例配置在股权资产上,而股权资产在这次金融危机中损失惨重。

  具体来看,各类型金融机构在金融资产的配置上,都增加了“现金和存款”和“债券”的持有比例,比如存款类机构的“现金和存款”持有比例从0.3%上升到1.7%,其他金融机构持有的“现金和存款”持有比例从2.5%上升到4.3%、债券的持有比例从9.3%提高到12.6%;股票的比例大幅度下降,如其他金融机构持有的股票从10.7%下降到5.6%,而保险和养老金机构持有的股票从15.5%下降到8.7%,可见股票市场的缩水程度。

  再看负债方,表示的是金融机构以何种方式融入资金,金融危机后:以发行基金份额和保险金、养老金准备基金方式融入资金的比例大大降低,如其他金融机构的负债方的基金份额占比从19%下降到16.9%,而保险和养老金机构负债方的保险和养老金准备基金占比从24.9%下降到19.5%;存款类机构以存款方式融入资金的比例增加,从13.6%提高至15.7%,更多地以信贷市场工具融资,如其他金融机构用信贷市场工具融资的比例从23.5%提高至26.3%。

  家庭提高储蓄率最可靠

  本次危机使美国非银行金融机构的地位受到削弱,尤其是保险机构、养老金机构和共同基金这些在资本市场上深度参与的机构,但还很难撼动美国非银行金融机构主导金融体系的格局。

  从资金流量表的证据来看,2007年前的“麻烦”来自家庭部门。从各部门债务净增长来看,上世纪90年代以来,美国家庭部门的债务增长是惊人的,其负债额占非金融部门总负债的比例持续地在50%左右。按我们通常所学的宏观经济学常识,家庭部门通常是资金盈余部门,为企业部门和政府部门融资,而美国在2000-2007年的情形则完全相反,家庭部门也成了资金需求部门。这种融资格局的根源是全球经济失衡,美国的巨额经常项目逆差与以东亚为代表的新兴市场国家的巨额经常项目顺差相对应,由于美元在国际货币体系中的绝对主导地位,顺差国不得不将积累的美元以购买国债等方式投回到美国,担当起为美国国内部门融资的“重任”。

  未来的“麻烦”或许来自政府部门。次贷危机爆发以来政府部门的债务增长也是相当惊人的,虽然目前是家庭、企业、国外三个部门一起为政府部门融资,但近两个季度家庭部门的融资贡献份额却呈下降势头,这让人难以乐观。须知国外部门的融资终究是“信任投票”,不能完全依靠(且次贷危机爆发以来的其融资贡献份额已急剧下降);企业部门是因为目前的投资几乎处于停滞状态才有大量的富余资金,为政府部门的融资作出大量贡献,但若想经济复苏,必须鼓励企业的自主投资。因此,唯有家庭部门提高储蓄率才是坚实可靠的,否则,可能会导致“以一个泡沫代替另一个泡沫”。

  评论这张
 
阅读(19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