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肖年红博客:心安乐处,便是身安乐处。

心随物事而转,则人生不胜其苦;眼为K线所动,则股市不堪其忧。焚香弹筝,禅悟人生。

 
 
 

日志

 
 
关于我

本博客拒绝任何形式的广告,违反者一律删贴。 敬请广告者自重,远离。 新浪博客:http://blog.sina.com.cn/xiaonh 电子邮箱:cjrb-hf@163.com

网易考拉推荐

(转)---中国经济的复苏与日本式“超级泡沫”  

2009-07-16 23:32:48|  分类: 机构策略报告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转)---中国经济的复苏与日本式“超级泡沫”

(2009-07-13 15:22:14)

金岩石

国金证券的中期报告会在风景如画的桂林阳朔举行,宏观研究员陈东的报告分析了下半年股市《难以逃避的复苏泡沫》。研究所的数据分析表明:美国家庭的负债率下降,储蓄率上升,生产和消费在2007年第一季度的水平上企稳,消费模式亦开始回归理性。中国经济将在美国经济企稳之时率先复苏,这是我年初的判断,今天在研究所的宏观经济分析报告中得到了验证。

  一场金融海啸突如其来,又呼啸而去,以不可思议的短暂时间结束了。股市暴涨在先,楼市反弹随后,如此强劲复苏的原因何在?房地产研究员曹旭特把楼市升温归因于金融环境的“双重最”,这也是股市暴涨的源头。“双重最”之一是最高的货币供给,1-5月广义货币增速为25.7%,高出历史最高水平4.94%;“双重最”之二是最低的房贷利率,7折优惠后的实际按揭利率为4.18%,低于历史最低水平0.74%。人们不禁要问:股市楼市的复苏泡沫可持续吗?若与上世纪60年代后的日本相比,参照当时的国际环境,中国经济可能正处于一个股市楼市“超级泡沫”的发端。

  我的主题演讲是未来30年的中国经济主题——世界都市。若把日本经济视为中国的微缩版,日本经济在1950-1990间,城市化率从34.9%提升到63%,吹起了一个股市楼市的“超级泡沫”:股市吹破了天,东京股市的总市值后来超过了美国+英国+德国;楼市吹破了地,东京新宿高尚区的两居室售价超过120万美元,现在只有40-50万美元。日本经济“起飞”的前期也是外向型经济主导的工业化,以大阪-神户为中心的“阪神工业区”人口激增,而随着股市楼市的繁荣,大东京接棒崛起,诞生了日本人口占比最高的超级城市。现在的日本,大东京人口占比为28%,阪神地区的人口占比为8.8%,其余六大城市的人口占比均在1-2%。回首望去,日本经济就在一个股市楼市“超级泡沫”的生成和破灭中,从战后废墟中“凤凰涅槃”,跻身于世界经济强国的前列。

  当时的日本,也是以最快的速度创造货币,以逐年下降的利率发放信贷,构建了股市楼市滋生超级泡沫的金融温床。在此期间,日本的城市化率从35%提高到63%,经济发展的模式完成了两大转变:其一是从制造业驱动转向服务业驱动;其二是从外需主导的模式转向内外需均衡成长的模式。曹旭特的研究发现:1990年日本经济泡沫破灭后进入“失落的十年”,重要原因之一就是广义货币供应量增速大幅度下降,利率已经低到几乎没有继续下调的空间了。

  当预期的经济复苏来临之时,挥之不去的就是资产泡沫的膨胀和泡沫破灭的恐惧。这绝不是危言耸听的恐吓,而是顺理成章的逻辑。特别是在全球各国都在苦苦寻找引领下一轮经济繁荣的热点之时,中国经济的率先复苏就像夜空中的明星,极有可能被跨国企业的资本流动追捧为全球经济增长的新引擎。每一轮全球性的经济繁荣,都有热点行业或热点地区作为经济引擎。互联网是热点行业驱动的模式,而上世纪60-70年代的日本起飞就是热点地区驱动的模式。可以设想,如果在未来的一二十年内,中国出现两个超级都市——大北京和大上海,合计人口占比超过30%,即5-6亿人,城市化进程中的股市楼市泡沫还能避免吗?这种超级泡沫可能有两种结果:其一是超级泡沫自然膨胀,这一代的部分人暴富,后一代的多数人埋单;其二是不断捅破散碎的泡沫,把一个超级泡沫分解为若干个子泡沫的生成与破灭。何去何从?各有利弊。

  如果是前者,中国经济的复苏会演化为极度繁荣,进而带动全球资本蜂拥而入,让股市楼市的超级泡沫成为世界经济复苏的火车头,这就是当年的日本。在哈佛大学的傅高利教授所著的《日本独占鳌头》问世之时,日本经济的超级泡沫崩裂。如果是后者,股市楼市的超级泡沫就会面临宏观经济政策的打击,因为零打碎敲式的“挤泡沫”政策将会不断发生,特别是在宏观经济真正企稳复苏之后,政策调控的频率会逐步增强。在我看来,政策调控者会偏好后一结果,因为现代政府那只“闲不住的手”本来就有多动症,这是凯恩斯主义经济学的政策表象。从长期的政策效果看,如果政府那只“闲不住的手”能够遏制超级泡沫的膨胀和崩裂,或许也未必是一件坏事情。

 城市化进程中的“超级泡沫”来源于股市楼市的非理性繁荣。在沪指突破3000点之前,A股市场的流通市值已经突破了2007年10月创下的8.7万多亿的历史纪录。预计股市下半年至少会再涨10-15%,指数上限可达3300-3500点区间,回调的支点就是前期震荡的上线,即2500-2700点区间,核心波动区间为沪指2700-3300点。股市泡沫会直接传递到楼市,因为在楼市止跌时,财富贬值的担心会转化为股市投资的激情,而在股市翻番之际,无论是本金撤出还是收益撤出,都会有很高的比例转投楼市。股市→楼市螺旋会相互激发财富效应。在这个阶段,经济复苏和通货膨胀的预期提供了最好的借口。在经济复苏还没有全面开始之际,政策调控的风险反而较小;一旦经济开始全面复苏了,政策调控的风险就会逐渐上升。

  评论这张
 
阅读(7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